家事親職協調律師培訓分享

上週去上了花蓮兒家協會的家事親職協調律師高階課程,也讓我一直帶回過往陪伴的個案記憶中。

上課上著上著,忍不住想到有當事人在案件結束後自暴自棄,有當事人的小朋友後來有一點狀況,自己總是會帶著自責,一直想著我可以怎麼做更可以陪伴當事人,讓當事人覺得比較沒那麼焦慮、憤怒,讓小朋友比較不受到衝擊。

或許是因為過往這些個案,讓我心中有困惑、覺得能力不足的地方,才會帶領我不斷地探索關於「人」、「調解」及「修復式司法」的領域,因為這些個案讓我感到內心有許多的不適應、衝突及小劇場,也因此,我才開始慢慢探索自己,慢慢了解自己是什麼個性的人、人生價值觀是什麼,進而帶到我的律師執業風格中。

雖然曾有民眾跟我說,我看起來很年輕,加上司法院法學檢索系統上的案件跟其他律師相較比較少,所以擔心我的辦案經驗不足,我也承認我辦的案件沒有很多很多,但是每個案件都刻骨銘心,我也不斷地反省、修正、大量進修,還有消化我自己的情緒來恢復精力,這也是為什麼我無法去參加社團社交,因為我需要整理自己,才能用比較好的狀態與當事人談話、寫狀、開庭、調解,雖然這樣做很難有源源不斷的案件,但求內心平安。

跑去台北上課真的很累又很燒錢,10月去一次,11月又去一次,但能帶些東西回來真的很棒,要謝謝不辭辛勞從花蓮及其他地方千里迢迢到台北上課的老師們,也要謝謝努力的自己。

上課概況連結:
https://ccch.hcfa0.com/2022-11-19-20-%e5%ae%b6%e4%ba%8b%e8%a6%aa%e8%81%b7%e5%8d%94%e8%aa%bf%e8%a8%93%e7%b7%b4%e4%b9%8b%e9%ab%98%e9%9a%8e%e8%aa%b2%e7%a8%8b/

家事親職協調完訓律師名單:
https://ccch.hcfa0.com/%e6%9c%80%e6%96%b0%e6%b6%88%e6%81%af-2/